一个黏豆包

旅游绘画

【豆T】分手指南 02

多情便利店:

※连载TAG:分手指南[豆T]






分手指南










02


 


 


 


 


肖佳带着黑色大口罩,大中午天气阴得像傍晚,冷风呼呼地在耳边刮。IIVEN开玩笑说这口罩是同款。他扯下口罩想呛回去,结果呛出一串咳。对方立刻助理本能上线,说爷您赶紧捂着吧,也不知道前天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现在好了吧重感冒,明天还上得了台吗?


肖佳说上得了,我给大家来一段杜鹃啼血好不好。


他边说边摸烟,口袋里一包中华只剩两根。他的烟自从和谢锐韬大吵一架后就以光速消耗,否则他根本没办法在高强度的运转中保持清醒。他要排练、要录音、要重编曲,甚至要亲身上阵和人扯皮。咖啡几乎已经不管用,他还是一杯接一杯喝,因为手边如果没咖啡他一定会去喝酒。他现在绝对不能碰酒,否则他会疯。


“你抽多少了,别抽了。”


IIVEN把烟盒挡住,他瞪他,IIVEN这次一点也没怂,甚至进一步没收了他的烟。


“你待会要不要睡一下?晚上再起来。”


“不知道。”


睡不着,他知道。尽管昨晚他也没睡,今天又为了彩排起了个大早。而现在更是变本加厉,他无法忍受孤独一人他静不下心来做任何事,包括睡觉。连续三天他都梦见谢锐韬,他痛恨周公和弗洛伊德。


他掏出手机看微信,和谢锐韬的对话还终结在自己那个“嗯”上。他点进对方的朋友圈,确认了对方没有拉黑他,又觉得自己一举一动非常傻逼,干脆把微信整个从后台退了出去。


退出也没什么意义,红点还会出现,世界还在运转,只有他和谢锐韬的僵局仿佛成了永恒。


他们上了楼,开了门,IIVEN熟门熟路的去烧开水倒腾中药。自从yoyo她们发现自己身为一个病人完全没打算好好照顾自己时就把IIVEN发配到他身边24小时看护,当然了,名为看护实为监视,IIVEN还没那么体贴。


不像那谁——


他一闻到熟悉的草药气味,脑中就冒出自己上一次生病喝中药时环绕在身边的前后鼻不分的广东腔碎碎念:“我靠你几岁了还怕苦?”“哎真的,真的不苦啦”“医生跟我说的,就板蓝根味道。”


“不要睁眼说瞎话好不好。”


“骗你是小狗。”


“那你先喝一口证明一下。”


“我喝你就喝敢不敢?”


“来啊。”


小小一口下去,他看到谢锐韬的脸迅速地皱成一团:“操!真几把苦!”


他没忍住大笑出来,谢锐韬马上拽住他胳膊试图用暴力逼良为娼。快喝了啦!我都为你献身了!为国捐躯了!你他妈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干了这碗巨毒!


好好好,喝喝喝,再闹下去人手里的药该泼他一身了。他一口气闷下中药,苦得他仿佛看到了前世的跑马灯。


“快快快,来吃糖吃糖。”


一低头谢锐韬手里已经剥好了糖举在他面前,他匆匆抿进嘴里。


其实他也没那么怕苦,他就想逗逗谢锐韬。还要什么糖嘛,你就是甜的啊。他非常坏心地凑过去佯装要亲他,谢锐韬忙不迭地躲。“不要闹了啦”,对方边笑边往后缩,最后他亲在谢锐韬的脸颊上。


“喂喂,药要凉了。”


IIVEN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他喝下药,依然他妈的巨苦,不过和他的心情相比,倒也不算什么。


 


前两天他为了演出封闭式排练,因为之前熟识的乐队成员生病休团,他只好临时换了一支之前没合作过的乐队。


结果有首歌怎么也合不好。再富足的耐心也熬成焦虑。


“没事来,我们再合一遍。”


他说出的话还是一口温柔的闽台腔,心里几分干意只有自己知道。


等待调弦的过程他随手打开微博,顶端的新消息是和他熟识的一个女粉丝,扫了一眼,大致是演唱会的宣传,顺手就点了个赞。微信右上角的小红点数字在增加,他没有点开,点开了就要看,就要回复,现在他没有足够的时间。


然后排练继续。


休息时他才看到谢锐韬的未接来电和留言,吓了一跳,立刻打了电话过去。结果还是太迟了,对方的声音带着委屈和怒气,上来就是质问,不像以前吃醋时总是开着玩笑半真半假地抱怨。


他解释说和她真的没很熟,谢锐韬说我知道,这不是重点,然后说我想和你认真谈谈。


里面的人在催他了,他沉默了一会不知道这道题该怎么选,最后还是对着话筒说我们晚点再说好不好我在忙,谢锐韬说拜托你到下辈子都在忙,我也是个rapper能有多忙我心里没逼数吗?


好像就是从这句话开始吧,他的焦虑在工作中被压抑却在最亲密的人面前彻底被引爆。谢锐韬的聪明让他平时把话说得机灵圆滑,一旦抛弃伪装就变成锋锐的箭矢,直接得像在打人耳光。


一开始他还没放弃解释,尽管谢锐韬不接受他的逻辑。他一直不懂为什么谢锐韬那么在意主动汇报和及时回应,就像谢锐韬不懂他为什么不在意。两个人从来没有挑明过这个话题,第一次交锋不过是各说各话。中途断线了两次,都是他重新拨回去的,恋人的情绪成了现阶段主要矛盾,工作被抛在一边。然而异地的弊端在此刻暴露无遗,只有声音的争辩不过是成分残缺的修辞。他们看不到彼此,只能听到盛怒,听到心不在焉,听到胡搅蛮缠。对话终于在互不理解中渐渐失去了理智,脱离事件本身,变成了直指性格缺陷的互相攻击。


他不是第一次面对钻了牛角尖的谢锐韬,但这一次他神经烧断没法像以前一样开解他。最可怕的是他们太清楚如何伤害对方,光靠言辞就能让彼此遍体鳞伤。


谢锐韬说你他妈就是自私,他说对,我他妈就是自私,你满意了?


谢锐韬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直接挂了电话。


他本来就有点小感冒,在透风的走廊里头站了半天,头和嗓子都已经在疯狂作痛。回到练团室,乐队成员已经走了,IIVEN无奈地说因为你一直不回来人家还觉得是不是看不起他们,走的时候骂骂咧咧的。


他好像搞砸了一切,又像是被一切搞砸了。晕头转向地给人家乐队道歉,对方心气高得很,回了句你们另请高明吧。心烦意乱地挂了电话,他又看到谢锐韬发来信息,和他说分手。


在那一刻他真切地觉得,damn,受够了。


 


他现在又打开微信,注视着那个“嗯”。好像千言万语,也好像无话可说。回复时他带着气,现在气几乎消了,却因为谢锐韬的断联而生出另一种气来。


冷落摩羯是一种制裁,一不搭理他就开始惦记。工作充满了他的时间表,想谢锐韬则填上了每一丝休憩的缝隙。一开始还是愤懑,后来忍不住担心谢锐韬是不是出事,旁敲侧击地问满治宇,回答说他没事活得好好的,你们怎么了?


“吵架了。”


他简单地回答,没说出那两个字。放下心的同时,忽然理解了谢锐韬联系不上他时的感受。


 


此刻他躺在沙发上,姑且算是这几天来最冷静的时候。他想还是应该把这件事说开厘清,不要让它像肿瘤恶化。他重新反思谢锐韬的话,对方说他这段时间冷淡到他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在谈恋爱,他自己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他开始翻阅聊天记录——谢锐韬说的没错,这两个礼拜他确实有太多晚回或者忘回的讯息,还好微信没有已读功能,给全世界都留下了情面。只是之前T仔的反应没有这么大,他也没有发现多严重……


不如说他一直是这样吧?别说朋友了,就连歌迷都清楚忙先生经常错过来电还不回复的恶习。比较不好意思的是这恶习不仅包括烂过烂葡萄的邀约也包括亲近朋友的问候,只是彻底无视和不小心忘记的区别——谢锐韬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他有点动摇,叹口气,干脆把他们的聊天记录从头看起。


和谢锐韬在一起之后他又丢过三次手机。手机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惜的是之前那些对话全部都没了。你看人类多贪心啊,从前面对面说话,什么都不会留下,现在却想要留下说过的每一句话。


他看他们聊音乐。他问谢锐韬关于beat的建议,谢锐韬一首首发来歌曲给他听,然后说这首的军鼓怎样怎样贝斯如何如何,你等下我用midi弄个大概你听听看。他看他们聊人生。谢锐韬有时候掰不过他,就耍赖说你们80后和我们90后有代沟你知道吗。他的男孩说我跟不上说唱诗人的思路了啦,他却不急着要他长大。长大了也不用跟上他啊,他长成他的模样就好嘛。他看他们聊所有,有的没的,奇奇怪怪,从酱油的牌子到同行的八卦。从同行的八卦到如果你是Kanye怎么diss back J cole才能挽尊。对方说如果我是侃爷我根本不会理他。OK,这很谢锐韬。 


电波罅隙寄生红豆,慢慢养出一颗葳蕤的宇宙。


曾经谢锐韬的每个消息都让他开心,情感被动的人刚好需要积极主动的这款。然而相处久了也变成了习惯,习惯有时令人懒惰,有时又令人需要更多。不平衡积攒着,到了某个节点,终于爆发了。


异地恋是场地狱考验,是爱情和时空的拉锯战。患得患失的焦虑被放大,妥协和思念却又让人看不见。


那为什么他就觉得没什么问题呢?


是谢锐韬不够成熟吗?


他往下滑着手机屏幕,看到谢锐韬和他抱怨公司,他说等下我这边有点事,他说没事你先忙,结果对话就没了下文。


类似的虎头蛇尾还有不少,有的甚至连蛇尾都没有。于是他又想起自己上次因为行程问题临时取消了一起度假的计划时对方的沮丧的反应。他其实心里非常内疚,但最后谢锐韬也宽慰他说没关系下次吧我能理解,让他好受不少。


……没什么问题,或许不是因为自己多成熟,而是因为谢锐韬努力去体贴,又表现出了足够的在乎,让他没什么可挑剔吧。


忽然意识到这点,愧意就自然而然地涌上来。


“T仔”


他忍不住发去一条信息,这是他难得在冷战后的主动。正想继续慢慢组织语言,没想到对话栏上立刻跳出了“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


他有点讶异,便耐心等着,结果正在输入反复出现了三次,最后还是没有任何回音。


好吧。那他就继续说。


“之前我情绪也不好 没有好好表达清楚 这段时间是我没有平衡好生活和工作 抱歉”


“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你烦过”


这算是迟到的、对谢锐韬提分手时那句“都这么烦了不如分开吧”的回答。


过了半分钟,正在输入的提示又出现了,然后屏幕上跳出了一条新讯息:


“是吗,我都觉得我自己烦”


“不是 只是异地的关系吧”


“不是异地的问题,是我们的问题。我觉得我们这样很不开心,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我就委屈自己。”


对方像是很认真地打上了这句话,连句号都完完整整。大概这几天也没少打腹稿。


而他的第一反应是紧张,那种某样东西正在确实地离开自己的紧张。有点急躁。想解释什么或者想抓住什么,连打字的速度都快了一倍。


“委屈又不是一个人的 偶尔会不开心 很正常不是吗 谈恋爱的时候互相的要求本来就会变高”


“我怕我们继续下去是会变糟吧”


……还押韵了。可以啊。


谢锐韬的态度看起来很坚决,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他。差点被激出一句“你要这么想那算了”,心知是气话,就用力忍了忍吞回肚子里。


“先做朋友吧”谢锐韬似乎不想和他继续对话了,很快又补上一句“你想拉黑我也可以”。


“……”


无言以对。他觉得整个人从指尖开始坍塌。


“你傻吗 我干嘛要拉黑你”


危机感让他在疲惫边缘又清醒了一点,他边发信息边咳嗽,喉咙干涩地痛。


“直接拉黑,老死不相往来,不是比较酷吗”


讯息后还跟了个怎么看怎么像假笑的emoji。


呆逼。


笑不出来好不好。


“我做人又不是为了追求酷的”


他想了很久才打上这句话。


含糊其辞地,没有苦苦哀求也没有要为他们的现状逼出一个清楚的定义。自尊作祟吧。又或者是根本还没接受他们会真的分手。


“哈哈”


谢锐韬像是要证明他们接下来就是朋友关系,又多问了几句票卖怎么样了,准备得如何了。他回答说都还OK,甚至发去三十几秒的语音讲了些排练时的趣事,边等人回答边打开旅游APP,开始查去广州的机票。看到日期时他突然反应过来周末是上海的音乐节,他和TT都会去,虽然不是同一天。机票早就订好了,谢锐韬早一天来他晚一天走,就是为了见面。


躲都躲不掉,挺好的。


语音里他没有说乐队和生病的事情,不想让人担心。结果谢锐韬礼尚往来地给他回了段语音,在最后迟疑地问了句,你是不是感冒了?


被听出来了。


“没事,就是又喝那个中药,苦的一逼。”


“噢我记得,那个真的苦到崩溃,你吃糖啊。哎你怎么又生病了啊你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明天不是有演出吗……”


他刚听完就发现语音被撤回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简单的文字信息:




“好好休息”


 


 


 


 


TBC.


 


 


——————


这个故事是未来几年后二人交往的设定,章节大纲很早之前就写好了。有借题发挥的时事梗,但并不能代入这段时间的现实。我就放飞地写,大家轻松地看吧。


关于J Cole和Kanye:T仔微博之前分享过好几次侃爷的歌,豆芽采访里提过挺喜欢J Cole,而J Cole 的《False Prophets》歌词直称对侃爷失望,就顺手当梗写进两人的聊天记录里了。

评论

热度(445)